屁秃今天没剃头

这个秃瓢比较懒,狗屁没写

小Beam同学有话要说

¥主椰奶,副神胖,哥嫂(只出现在最后)
¥第三人称beam视角
¥全文搞笑偏多,无虐,可放心食用
¥因内心戏较多,所以会有ooc(四嫂日常吐槽
¥ 私设校园时期,所以会有时间线串位,与原著不符等bug,请宽容(猛男落泪.jpg
(全文3000+ 如果有时间写哥嫂后续)

01.

我是Beam。

一个在恋爱的“腐”臭味里夹缝生存的医科生。

我虽然在孤儿院长大,但我一直是一个乐观向上,对生活充满激情而且会对美女流口水的二十多岁大小伙子。如今,同我穿一个裤子长大的基友们一个接一个的弯了,还和一个男人搞了一夜情!我觉得我有点精神疾病了。


02.

陪着Pha去参加什么狗屁校园先生比赛的时候我内心还是很淡定的,毕竟我是个夜店小王子,低调。

Pha让我和Kit去买奶茶,自己则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里。模样无比欠揍,甚至还冲我微笑。

周扒皮。

心里暗骂着Pha残暴统治,肩膀忽地被撞了一下,一回头便看见了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呦!这不是Pha心心念念的Bas学弟吗……还有后面的帅哥?后面的帅哥高高的,也要有185了吧……现在的孩子都是吃化肥长大的吗?

我友好地和Bas学弟打了招呼,刚想进行历史性的友谊握手,Pha就像猴一样“噌”地一下窜了过来,抠着我的鼻孔扔在了后面。

有苦难言,只能很怂地对着Pha的背影踹了两脚,揉着像佩奇一样的吹风机鼻孔,不情不愿的跑出去找Kit了。

一开门就看见了Kit。不是说我眼力很好,只是他身边那家伙太显眼了。

以他俩为半径方圆四公里内全是举着手机拍照的女生。我硬着头皮穿过人墙去叫Kit。走过去的时候感觉我有点像为自己明星擦屁股的经纪人。

看着那个个高的家伙,我伸出了手。

“Beam。”

“嗷!学长好!我是Ming!”

他抓着我的手来回晃了两下。我被他热情的火吓到了,赶紧把Kit往身后拉了拉,免得被他影响让我以后照顾一个智障儿子。

Ming眼色突然一沉,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看了半天。

“嗷,我还没有问学长叫什么名字呢!”

“我说了我叫Beam……”

“我说是这位腿短短的柯基学长。”

一直在看热闹的Kit果不其然的炸毛了。

“关你什么事!说谁柯基呢!再说一次就把你的头拧爆!

所以并不否认腿短是吗……

“诶Kit,pha还让我们买奶茶呢,是不是该走……”

我说话声音越来越小,疯狂瞄着Kit的脸色,预防着他来一个“柯基飞踢”把我踹飞。

“学长你叫Kit啊!Kit Kit……Kitty cat!好可爱的名字”

“你才是Kitty cat!你全家都是Kitty cat!”

我看着Kit气的头发都立起来了,脑瓜顶上还冒着烟。明明是很凶的语气但看到若隐若现的酒窝就像一只口嫌体正直的小猫在撒娇一样。(四嫂你的想法很危险)

有点搞笑。

我忍不住笑,但发现现在不是场合,赶紧憋了回去,结果一张嘴就特别没有形象的打了个嗝。

事情是我引起的,我本着大家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想法进行了调解。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掐着Kit的脖子溜走了。

还是pha爸的奶茶重要。


03.

接下来的一周相安无事。pha也追到了bas学弟,天天上课看着手机乐得像老年痴呆一样。那个气场非常强大,任何人靠近他就会跟着傻乐和流口水。

死宅真恶心。

我抱着怕bas学弟守寡的心理勇敢的和phy爸爸攀谈,聊到那个Kit的克星Ming竟然是今年的校之月,想想长得也算是个人。

聊着聊着pha突然神色一凛,紧张兮兮的低头看了一眼表,我刚想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Pha突然蹲在了地上,猫着腰蹭到了门口。不出五秒钟,pha就踩着下课铃撒开脚丫子去接他小男朋友了。

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找最后一排走廊外侧的Kit换位置了。

井水深。


04.

度过了地狱考试周,考试那个小妖精已经把我压榨得忘记了叫Ming的校之月。kit也很老实,只是在考完试的那天下午就发烧(骚)了。

考完试发烧,不愧是考前转发上百条锦鲤的男人。

为了表示我对同学的关心。中午推着Pha在食堂杀出一条血路,买了kit最爱吃的饭。事后还被急着接Bas腻歪的恋爱少男Pha爸爸赏了一个爆栗。

一路蹦哒着到了医务室,发现门竟然没关。不给Kit点惊喜都对不起我们被Pha欺凌的革命情谊!我探头探脑的倒数了五个数:

“五……四……零!Kitty cat!你爹……”

我噎住了。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喝凉水都塞牙了。只是受了一点惊吓……好吧不是一点,反正我是萝莉坐了。

医务室里没有Kit,只有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和一个被搂着亲的白色衬衫男生。个子高的那哥们一边扯着他的衣服一边把他往床上推。

幸好我这屁墩摔得及时,要不然他俩就给我来一次现场版GV了。

我有点受不住尴尬,就在我聪明绝顶的小脑瓜绕满地球一周之前,个高那男生猛的把白衬衫的头摁进了怀里,还偏偏头看了我一眼。

我觉得世界真的很小。要不然怎么能让我在这遇见Ming呐。

刚见第二面就被动的了解了他的性向。还好受Pha的影响,现在除了尴尬没有别的想法了。

突然意识到坐地上一点也不爷们,赶紧两腿蹬地噼里啪啦的站了起来,跟他大眼瞪小眼地瞅了半天。

“不好意思啊,我来找Kit的,他发烧了……”

我又噎住了,还呛了两口。因为他怀里的人好像是被点了名,从臂弯里露了个小脑瓜出来。两只眼睛看着我写满了不可置信和窘迫。

这好像是我儿子。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我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过度了短暂的一秒钟,或许是一个世纪。

但我毕竟是手握剧本的男人,打破这个局面是我的责任。我回手一转就把门锁上了,用眼神传递给他俩“没事,你俩随便干,我把门锁上了”的信息。

但是我好像在屋里嗷。

我拎着盒饭,同手同脚的蹭过去,坐到他俩身边的床上,努力克制住手的颤抖递给他们一杯奶茶(因为我就买了两杯)。他俩都啵过了,应该不介意只有一个吸管。

Kit似乎也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话题,双手捧过奶茶,看着它的眼神就像看着一根救命稻草。

人算不如天算。傻儿子并没有领会到扎吸管的精髓,因为捅开塑料膜的那一瞬间奶茶顺着口流了满手。

扎多少次还是这样。妈的智障。

说时迟那时快,Ming上去一个飞扑把Kit手里的奶茶夺了过来。迅速用自己的袖子擦好,又用手摸了摸杯身确定不再粘腻后递给了Kit,顺便还拿自己的衣服擦干净了他的手。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Ming穿的应该是白T吧……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Ming你兜里那个白色四方形的是什么东西呢……

我有点抵不住他俩的猛烈进攻,Ming就好像手握狗粮一个劲地往我嘴里倒:“快给老子吃!”由于场面过于吓人,我暗暗嘬了一口奶茶。

玛的,真酸。


05.

浑浑噩噩的度过了有Mingkit的一个中午,再次见到Pha的时候格外亲切,恨不得叫他爸爸(事实上我也经常这么干)。

“Pha!Ming和kit交往了!我中午%*{#【+=#…太尴尬了!”

“哦。我早就知道了。”

靠?所以到现在就我一个人不知道?连Pha爸都坑我?友谊的小船撞上爱情的巨轮沉得就这么快吗??????

“是你没有仔细观察好吧……Kit桌子上的巧克力都堆成山了。好了,为了抚慰你受伤的心灵,晚上请你去喝点酒。”

我有点感动,果然Pha还是爱我的。


06.

结果到了酒吧我才发现,原来Pha是来找担任主唱的小男朋友Bas!而且酒钱他一个子儿都没给我付!

人生果然不值得。

Kit进来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他面不改色的坐在我旁边并且点了杯酒,我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问pha:

“你没说他会过来啊!”

“你也没问啊。”

我盯着Pha并且用目光把他戳成马蜂窝后,面不改色地抿了口酒,“乒”的和Kit碰了一下杯。

“Ming怎么没有来呢?”你俩大晚上没粘在一起做床上运动来酒吧干p!

“他干嘛来?他爱来不来……”是吵架了,真好“我瞒着他出来的。Beam,你别告诉他。”

酒真烫嘴。我咳嗽得脸都红了,Kit担心地把手放在我肩膀上问我怎么样了。我有点不好的预感,连忙立起身子,想去扒掉Kit放在我肩膀上的爪子。

但幸运女神今天好像没来我这上班。

我刚把手放在Kit爪子上,黑暗中就有一只手掐了掐我的肩膀,摘掉了我的手,还用力的握了握,甩了甩,表达他的礼貌(?)。

“Beam学长好!我是来找Kit学长的,可以坐这喝一杯吗?”

弟弟,你这么瘦手劲儿咋这么大呢?

我看着他的眼睛,明白了这是醋王产醋了,回过头疯狂寻求Pha爸爸的庇护。结果那家伙已经和bas亲得忘我,对我的拍打毫无反应,我只好认栽,摆出一副“妈妈我很乖”的表情同意了他的加入。


07.

我是Beam。

一个在恋爱的“腐”臭味里夹缝生存的医科生。

自从Ming在我和Kit中间坐下来后他俩的斗嘴开始,我喝酒的动作就一直没停。

“嗷P’Kit,你出来喝酒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

“我什么时候出来跟Beam喝酒需要跟你请示了?”

我的好Kit啊,你和老公吵架就别带上我了吧。

“可是我很的担心你啊……学长这么可爱,我怕被人拐走了。”

“我又不是女孩子!哪有那么柔弱!还有,不许说我可爱!”

Kit你把你的酒窝收收或者长高几厘米能增加这句话的可信度。

Ming难得有一件事和我保持相同的意见。听了这句话他立刻换上委屈巴巴的表情,两只爪子搭在Kit的肩膀上,脸凑到Kit耳边轻轻地吹着气。

“Kit学长在我眼里永远是最可爱的,闻起来像巧克力一样醉人,怕一个不留意就被别人拐走了啊。”

兄弟,我一单身狗真不知道巧克力味还醉人。

“你再说一次这种话,晚上睡觉就往外挪一公分!你说两次,就往外挪两公分!你要是说一晚上,你就别给我进屋了!”

“嗷那P'Kit,我要是一晚上没说的话,晚上能骑你身上睡吗?”

“骑!骑你大爷骑!”

“P'Kit是同意了吗?!”

“我什么时候同意的!你干嘛……你撒手!起开!别碰我……”

“P'kit说我不让我说话,也没说不让我用手啊。”

“你大爷…………唔……哈……你…!”

诶,辣眼睛……


08.

我数着桌上歪歪扭扭的杯子,越数越多,觉对不想承认自己喝醉了……放屁!我可是千杯不倒!口齿不清的呼噜着“Mingkit七夕分”“Phabas双十一飞”,又把酒杯当成Kit和Pha狠狠的戳了几下,才满意的喝光里面的烈酒。看看,单身狗的力量多么强大!

越想越气闷,一咬牙一跺脚直径走向了很早就留意到的帅哥。扒拉开他身边的男男女女,眯着眼睛打量着他似笑非笑脸,挺帅。

我暧昧的把手搭在了他肩膀上,略显醉意的揪着他耳朵往我这边扯,因为我怕他听不见。这里太吵了。

“帅哥,来一杯吗?”

过了好久也没等到回答。我疑惑的转过头,瞪大了眼睛想从模糊的脸上看清他的表情。我看着这张模糊的脸慢慢放大,慢慢放大,放大到我盯着他的脸眼神却无法聚焦。突然他向我脸上吹了口烟,呛得我别回头剧烈咳嗽起来。

这神经病!

等我终于停止了咳嗽,气势汹汹地回过头兴师问罪时,他猛地钳住我的下巴,用与这力道不符的温柔蹭了蹭我的鼻尖。用他的鼻尖。

这该死的教科书式的耳鬓厮磨。

我肯定是醉了。要不然怎么会用嘴唇去吸住他的上唇呢?像小孩子吮吸果冻一样,幼稚而又执着。我明显听到了他的一声低笑,松开了捏着我下巴的手,顺着我的脸温柔地把手伸入我脑后的头发里,又粗鲁的加深了这个吻。

“乐意至极。”







只存活不到200字的四哥2333:)

最后一段是没在预算内的。突然很想写一个又温柔而又霸道的人设,想想四哥是最合适的。吐烟和蹭鼻尖是我苏点,所以私设四哥四嫂一夜情的动作和背景。

这大概是一堆直男叫gay怎么挽回汉子的故事(滑稽.jpg

话说痘哥你后期在重要的时候开导了天使,前期智商咋这么欠费呢?你偷偷交费了吧?(盯

-E神手把手教你怎么搭讪-
(注意⚠️长得不帅不要学)

捏了皮胡和龙哥,结果发现有个动作真的和原图很像!捏他俩真的累死了,尽力把皮皮胡的眉眼更突出一点。

胖胖/四哥/四嫂:花里胡哨


求你们男团出道好吗?!混血瞳少爷简直犯规!少奶奶的金瞳也是可爱到升天了!五个人里除了他俩都是黑瞳...

吃糖吃傻了_:

Dr.Ju:

cr.p j

你是海棠花下客,是我的爱而求之不得。